丽江市深入开展专项整治 全面排查安全隐患 持续保持全市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向好

——丽江市重点行业领域安全隐患排查情况报告

 

为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关于安全生产工作的决策部署,着力消除安全隐患,切实杜绝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发生,丽江市进一步强化安全发展理念和红线意识,全力抓好重点行业领域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提升全市安全生产整体水平,实现事故总量和死亡人数持续下降,为推动丽江跨越式高质量发展提供良好的安全生产环境。

一、工作开展情况

(一)结合地区实际,开展风险研判。根据全市各县(区)不同经济发展水平、人口分布、地理特点等情况,组织开展风险研判。针对古城区、玉龙县突出道路交通、消防安全、危险化学品、建筑施工等行业领域;针对永胜县加强道路交通、建设施工和非煤矿山等行业领域针对华坪县、宁蒗县重点做好道路交通、危险化学品、煤矿、非煤矿山等行业领域,并结合季节气候特点、行业领域经济运行情况,组织开展重点行业领域的风险研判,建立重大风险清单,细化管控措施。

(二)紧盯重点领域,深化隐患治理。紧盯矿山、危险化学品、道路交通、建筑施工、消防、旅游等重点行业领域,全面开展危险化学品拉网式排查,深化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油气管道、城镇燃气、特种设备等领域安全整治,加大对人员密集场所及高层建筑、地下空间、古城古镇、城中村等高风险场所的火灾隐患排查治理,1-10月检查企业599户,查出一般安全隐患1450项,整改1408项,整改率97.1%。紧紧围绕防风险、保安全、迎大庆的总要求,组织开展行业主管部门牵头的煤矿安全、危险化学品安全、非煤矿山安全、建筑施工安全、工商贸企业安全、消防安全、旅游安全、特种设备安全等多个安全检查组,深入县(区)、乡(镇、街道)和企业一线,排查生产经营建设中存在的安全隐患,对排查中发现的问题下达整改指令,责令期限整改,对不能整改的,责令停产停业,确保生产经营建设安全。

(三)开展专项行动,化解重大风险。扎实开展查大风险防大事故百日行动,对全市各行业领域的高风险单位、高风险场所、高风险部位和高风险设施进行了风险排查,分门别类地分析存在的安全风险,梳理隐患清单,专项开展整治。继续开展电气火灾、电动自行车消防安全、危险化学品安全、道路交通安全、建筑施工安全以及工贸行业金属冶炼、粉尘涉爆、有限空间、涉氨制冷等专项整治行动,落实重大隐患和突出问题整改专人盯防措施。认真组织防风险保平安迎大庆消防安全执法检查专项行动和非煤矿山、危险化学品、工贸行业安全生产专项执法检查,紧盯13类重点场所和11大突出问题。通过开展执法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防范和遏制生产安全事故。

二、存在问题

虽然,我市安全生产工作取得了连续几年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双下降”的好成绩。但是,面对新形势、新任务和新要求,在重点行业领域监管上还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一是基层安全监管难以一以贯之。安全监管的工作重点在县(区),难点在基层,虽然我市已经全面建立市、县(区)、乡(镇、街道)、村(社区)四级五覆盖安全监管责任体系全市65个乡镇均已设立安监站所,但人员多为兼职,且乡镇人员流动较大,往往出现安监站工作人员刚刚熟悉工作就被调走了,新接任的人员又要重新熟悉工作,难以保证基层安全监管工作能够有思路、有措施、有序有力的持续抓下去。二是基层安全监管体制不健全。按照目前国家法律规定,安全监管职能在县及其以上人民政府,乡镇安监站的监管职责和权限有限,难以有效落实基层安全监管职责。特别是此次机构改革组建应急管理部门后,改革触角没有延伸到乡(镇)一级,基层的安监站是变更为应急站,还是予以撤并,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明确的政策出台,导致了县(区)应急管理部门与乡(镇)、街道办事处出现工作对接不畅,在落实安全监管工作、排查安全隐患等方面都出现脱节。目前来看,本次机构改革后,安全监管工作在基层一线不但没有得到加强,反而被削弱了。三是安全行政执法随意性仍然较大。主要表现在安全监管执法过程中,就同一违法事实,运用法律不一致;同一处罚条款,市、县(区)、不同科室或不同承办人之间处罚尺度把握都不一致。其主要原因是对法律法规选择和适用的基本原则把握不准,对上位法与下位法、新法于旧法、特别法与普通法的从属关系理解不准,法律、法规、规章之间相互矛盾、冲突,存在"打架"问题,且还存在执人情法、关系法的现象。

三、工作建议

针对以上存在的困难问题,建议从国家层面予以解决完善。

一是着力健全安全监管机制体制。建议从国家层面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明确基层安全监管机构,无论是继续保留安监站,还是组建应急站,都要尽快明确基层一线履行安全监管职能职责的机构和人员。同时,以此次机构改革为契机,从法律层面下放安全监管执法权,落实基层安全监察补贴,并从编制、财政预算等方面予以保障,推进安全监管专职化,从而解决基层安全监管人员流动大的问题。

二是进一步明晰执法处罚程序。建议从国家层面对现行颁布的法律法规进行梳理,进一步压缩自由裁量范围,减少人情执法和关系执法,规范行政执法行为。